想从一万米高空跳下来然后穿透地球

【ASL|白团】You mean,Navy?

summary:前去讨伐黑胡子却反被囚禁的不死鸟马尔科在岛上看到了那三名风头正盛的年轻海军,而他们似乎打算对蒂奇做些什么。





铁牢在阳光下反射银光,木板腐朽时特有的气味被陡然刮过的海风吹散,又不依不挠地重新占据人的鼻腔。


被囚禁于此的白胡子海贼团一番队队长将头埋在胸前,未曾得到妥善治疗的伤口没有一刻停止往外渗出鲜血,并最终在手铐与金属相撞的杂音中滴落地面。


蒂奇的野心与其隐藏的实力,他臭名昭著的同伙,以及暗暗果实诡异的能力,以上一切造成了马尔科的惨败,并使这位纵横海上几十年的海贼获得了被送往海军总部换取七武海职位的结局。


黑胡子一定早就想这么干了,男海贼想,他的所有计策都是为了不死鸟而准备,很明显几十年的相处让他清楚的明白谁会担负起追杀叛徒的职责——哦,去他妈的。


马尔科啧了一声,没有多余动作,回忆不死鸟的利爪是如何割开叛徒脖子的场景都比只让他困在这里要好。


老爹会怎么说呢,马尔科恐惧着,害怕看到父亲失望的目光,但他转而回想起白胡子对他的儿子有多么包容,于是马尔科知道这只是因为他对自己感到失望。


他辜负了白胡子的名字,即便一队长从来不会放弃,但在此刻,他还是愧疚不已。


“艾斯,萨博,这里有个人!”


一道年轻、充满活力的声音传来,那不是黑胡子的任何一个团员,他话语中提及的两个名字也理应不该出现在这里。因为很明显,他们是海军,而这是一个七武海预备役的巢穴,但如果他们是来押送不死鸟的,那一切都说得通了。


马尔科微微抬头,被阳光晃到眼睛眯起,然而,他还是看清了外面的人长什么样,因为对方拉长的脖子直接将那颗有着黑色头发的头颅送到了海贼面前。


“是菠萝头。”海军中佐蒙奇-D-路飞向他的两个哥哥这么宣布,没有动作,于是马尔科只能和他继续对视,直到另外两个中的其中一个把他们的弟弟拽出去。在那一刻,马尔科决定不管那是谁,他都要感谢他——当然,忽略他们审视的目光(要马尔科说,该有人教教他们礼仪,但因为他还被锁着,所以)。


海军少将波特卡斯-D-艾斯双手抱胸,皱眉思考了一会,然后转向身侧的萨博,用眼神发出疑问,金发少将点头示意,于是艾斯走开了,拉着还没回神的路飞。


“轰隆!”


烟尘遍布,依旧被锁在原地的马尔科避无可避,本就沾满脏污的紫色衬衫又被泥沙溅了大半,罪魁祸首倒是漫不经心地丢下手中铁门,接近了海贼。


不死鸟没有动,但紧绷的肌肉却在警告所有人这名海贼依旧有着杀人的能力。作为好似自古以来就该是敌对关系的军与贼,四人倒也勉强能算熟识——在战场上——但这并不意味着双方都会手下留情,尤其是在其中一方落魄的时候,因此,即便马尔科已经察觉事情与他一开始所想的有差距,他也不会放下警惕。


但出乎不死鸟意料的,萨博用钥匙(他从哪拿的?)打开了他的镣铐。青蓝色火焰一下冒起,将马尔科包裹在内,年轻的海军退后一步,无言地看着这一切,好像这是一场免费的烟花表演。


“海军少将萨博,”青炎熄灭,与男人低沉声音一同冒出的是海贼没有一道伤口的健壮的身体,即便衣物依旧破损,并同时面对三个近来名声鹊起的海军,马尔科凌人的气势也丝毫不弱,“你们的目的?”


萨博眨眨眼,好似不打算开口——老天,这份傲慢放在他这样有贵族作派的年轻人身上简直再合适不过——于是带着路飞回来的艾斯回答了这个问题,即便语气不怎么客气。


“我们知道你要找黑胡子算账,恰好我们也要和那个蠢货打一架。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一个帮手。”


听到这话,原本在一旁艰难保持安静的路飞瞪大了眼,他望向两位兄长,不可置信地发问:“我们需要吗?”


“是的,我们需要。”萨博在这种时候总是显得尤其耐心,他走回他兄弟们的身边,洁白的大衣被一根,呃,金属水管压着,“在我们揍掉那个该死的家伙剩下的牙齿的时候,我们总会需要有人帮我们牵制住他同样该死的同伙——即便我很不乐意让他插手你的战斗,但,原谅我,路。”


萨博愧疚地叹息,马尔科则不为所动。


所以这是路飞一个人的生意,而艾斯和萨博是辅助的那个,为了让弟弟心无旁骛的战斗,他们甚至愿意拉一个海贼下水,马尔科几乎是瞬间就领会了一切,他对这种物尽其用的方式保留意见,但对方恰是看准了白胡子海贼通常重情义,更不会抛下恩义的特点来下手,于是马尔科只好皱眉于自己莫名被拽进了一个深坑——他对这三兄弟的恶劣性早有耳闻——即便坑底的目标一如既往是那个叛徒,但他还是感到不舒服。


“……好吧。”最终马尔科说。


男海贼扫了他们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威胁道:“我不反对这个,但你们都得记住,蒂奇是我的工作。”


青蓝色的火焰再次冒出,游走于海贼肩膀,艾斯冷笑一声也自掌心簇起一个火球。萨博举起右手,作了个友好却敷衍的手势,“当然,当然,但路飞会在做完他自己的事后就停手,对不对?”


年轻人微笑着,好似海军少佐的点头带给了他多大的骄傲,艾斯也是同样的反应。


意识到对面实际精神都不正常,马尔科对天翻了个白眼。



——————————



“啧哈哈哈哈哈。”黑胡子大笑着,放任自己陷入柔软的靠垫。即便他的脖颈处还留有先前战斗留下的血痕,他也不会放下手中的樱桃派,尤其是在不死鸟马尔科已经被他们绑上海楼石丢进铁笼之后。


“一切都很简单。”


拉菲特坐在沙发的另一侧啜饮红酒,胜利的自满和逐渐上头的酒精让他难得有些懒散,再加上巴吉斯吵闹的自吹自擂,因此,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他忽视了外面突然传来的声响,因为那很有可能是一只秃鹰,或者其它什么野兽,这在一座丛林密布的岛上来说是完全常见的。


至于范-奥卡走前的警告——他为什么要去听那个只会用枪的粗人的话?


“庸医,管好你的马。”拉菲特警告道,无视毒Q气若游丝的抗议,偏过头继续享受他宝贵的休闲时间。


当然,他不知道这会是最后一次了。


……


当前往七水之都取船的范-奥卡赶回时,他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整座岛都在燃烧,大片石块崩裂在地表,仔细看,那上面还有猛禽留下的痕迹,这让他想起了那几个在伟大航路上赫赫有名的人。


“哦,看来我们来了一位客人。”


温和有礼的声音从狙击手的背后传来,让范-奥卡陡然感受到一股寒意——他的见闻色没有感受到他,但那个人却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更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不知为何动弹不得,即便他的大脑已经在尖叫着向他发出警告。


“我认得他!”另一道更年轻的声音传来,颇具存在感地占据大片空间,“他是那个谁,黑胡子那的那个……”


“范-奥卡。”先前那道温和的声音接上男孩,但他的下一句话却不是对着他们任何一个,“黑胡子已经归你了,这个该是我们的。”


蒂奇?范-奥卡瞪大双眼,在另一个人开口说话之后,他立刻意识到这是一场迟来的报复,而黑胡子海贼团的任何人都不能逃脱。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草丛里被分尸的躯体,那个浑身着火朝他踏步而来的年轻身影,以及被掩盖在青色焰火下的,他船长那眼球充血的头颅。



——————————



新世界的某片海域,白胡子海贼团的每个人人都站在甲板上,等待他们久归的一番队队长。


三天前,他们收到马尔科传来的消息,说他已经带回了马歇尔-D-蒂奇,正在往莫比迪克的方向赶,那一瞬间,围在电话虫旁的所有人都在欢呼,并喋喋不休地夸赞他们的一队长,即便马尔科似乎有话要说,但他们还是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当萨奇还依旧好好活着时,抓住那个背叛的凶手就是他们最大的愿望。


因此,他们几乎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没有听到不死鸟的警告,这也让他们在看到那艘陌生而又不祥的船后无法保持冷静。


“敌袭!”比斯塔高喊,抽出他的剑,时刻准备战斗,该死的,他们现在最想见到的是他们的兄弟,不是另一伙海贼,尤其是当他们有着可笑又带着抽象派风格的旗子时。


而白胡子,那个始终坐在甲板巨大座位上的男人,在下一刻站了起来,吸引绝大多数人的注意。


“老爹?”有海贼喊道,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什么站起来等待,但下一秒收拢翅膀缓缓落下的不死鸟就解答了他的疑问。


一片欢呼声中,以藏抱臂站立:“那艘船是怎么回事?”很难相信,这会是他对兄弟说的第一句话,但十六队长认为在场总得有人保持理智。


“好大的船!”


回应他的不是马尔科。以藏,以及其他白胡子们惊讶的向甲板的另一侧望去,那里已经站了三个人,悄无声息地融入了海贼们,直到最小的那位发出声音他们才被发现,这让白胡子们警惕,尤其是在看到他们身上穿的海军制服后。


“敌袭!”这次是布拉曼克,两位年长些的海军在海贼们的敌意下摆出了防御架势。


“等等哟。”


马尔科从白胡子的肩膀上跳了下来,打断他已经处于战斗状态的兄弟们,大多数人都看向他,等待一队长更详细的说明。


“这就是我要解释的部分了。”马尔科说,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注意白胡子那永远包容的目光。


……


蒂奇的头颅被放置在了甲板上,和那把差点夺走萨奇性命的刀一起。它们将在一夜的威示后被丢给下一次遇到的海王类,因为所有人都认为那个混蛋没有资格获得一个像样的海葬。


而那三名年轻的海军,他们和海贼们坐在了一起,并和谐,气氛热烈地共享同一张桌子上的食物——如果那三个年轻人对试图抢夺自己口食的海贼的态度真的可以被称上友好的话。


“嘿,嘿,冷静些!”哈尔塔双手做出投降的姿势,他看上去要被疯狂的年轻人们吓坏了,“你们几天没吃东西了!?”


“恰好三个小时。”马尔科淡声道,捧着他的咖啡,身体是久违的放松。而路飞在百忙之中抽空抗议:“这已经足够久了!”


周围的海贼开始笑起来,为年轻海军的好胃口,当他们已经知道了是谁帮助过他们的兄弟,好感是很难不升起的,尤其是当对面的三个小鬼实际上很和海贼们的胃口的时候。


萨奇——马尔科很高兴看到他恢复得很好,就像以前一样——拿着新的盘子出来,那上面或许是什么新菜品,但没人确定,因为一只橡胶手在第一时间扫过了它,并把它丢进自己嘴里。


萨奇没有生气,作为厨师,他把这当做是对自己厨艺的嘉奖,瞧瞧,那三个年轻人吃得是多么欢快,连看上去最不好相处的火拳艾斯都——“他怎么了!?”拉克约尖叫道,不确信年轻的海军少将是否死在了一盘意大利面中。海贼们开始慌乱起来。


但萨博,那个彬彬有礼的年轻人,保持了冷静,他毫不客气地往艾斯头上砸了一拳,唤醒了他,顺便偷走了他兄弟叉子上的一块培根。


“艾斯有嗜睡症。”路飞说,被辣椒辣得脸上冒汗,但是快活,兴高采烈。


同样流汗的海贼们在若无其事重新参与进食物抢夺的艾斯面前,保持了沉默。或者会有人发出一声惊叹,但他们不知道是谁。


以藏叹气:“好吧,接下来不会再发生更离谱的事了。”


“我倒不会这么乐观。”马尔科说,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的兄弟和最小的海军搭话——厨师或许有着极好的直觉,但他还不知道他要面对的是什么。


那一边,萨奇挤开了原本坐在这的比斯塔,友好地分给路飞一根肋排,状似不经意地说:“嘿路飞,你头上的草帽总是让我感到眼熟,它原本属于红发香克斯吗?”


路飞继续吞咽:“是的,但它现在是我的了!”


金古多插入谈话:“是你抢过来的吗?”


年轻海军的表情就像是在说他被冒犯了,于是海贼赶忙道歉,并颇具诚意的为路飞的盘子里添了一个巨无霸汉堡。当海军少佐脸上浮现出笑容的时候,马尔科就知道路飞不会再生他兄弟的气了——或许艾斯和萨博会记上一笔,但那不关他的事——“香克斯在我小的时候把这顶帽子送给了我,我们约定好等我站上世界顶峰,我就会把它还回去!”


路飞为海贼们介绍那顶草帽的由来,叙述有关故乡与山贼的故事。


“……我猜,红发的意思是让你成为一个海贼?”比斯塔不确定地说,向以藏递去求证的目光。艺伎则回忆起那个海贼自豪宣告他把手臂赌在了新时代的时候的表情。


布拉曼克:“而你却成为了海军?”


海军少佐满不在乎:“但我还是会成为海贼的,就在我成为大将之后!”


“什么!?”


所有人都开始尖叫,质疑,向和三兄弟相处最久的马尔科投去“他在说些什么你之前就知道这件事吗”的视线。除了白胡子在哈哈大笑,几乎是所有的海贼都无法保持冷静。


艾斯和萨博露出了骄傲的微笑。


“不然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要带他们来。他为了那顶帽子而找上蒂奇。”


一番队队长叹息道,转过头让兄弟们看清他眼里的疲惫,于是白胡子们都知道他们的兄弟确实受了苦。



……



几天前


“虽然不是很在意,但我还是得问问你们的目的,海军。”马尔科说,青炎在他手中流淌,时刻为点燃叛徒做准备。


“不要命令我,海贼。”艾斯怒斥,即便有萨博的嘱咐,他也不会对白胡子的一番队队长有什么好态度,尤其是当对方在审视他们的时候。


路飞则显得无所畏惧,他将手指按得作响,只等前去侦查的萨博回来就发起战斗。通常他很专注,但在听到马尔科的疑问后,他还是露出了一个海贼有史以来看过的最好的笑容——老天,他为什么可以对一个海贼这么笑?


“我要拿回我的帽子,黑胡子抢走了他,因为我说樱桃派难吃!”路飞小声嚷嚷,皱起他的眉头,“而且,那是香克斯给我的帽子!”


“……什么?”


马尔科瞪大了眼睛,或者说,他睁开了他的眼睛,因为就艾斯看来,不死鸟实际上一直在闭眼。


不知道海军失礼的想法,马尔科最终点了点头,像是勉强能理解路飞的话,“……你们果然有点问题,各方面的。”



……



“……所以你来是打算加入老爹的麾下?”


佛萨问,眨着眼睛。


挥舞着手中的叉子,路飞大声抗议道:“绝不,我要自己当船长!”


“他当然会这么做!”艾斯和萨博严肃地说,用不容拒绝的目光瞪视所有投来质疑视线的人,周围的海贼则盯着他们,认为这个世界还是疯子多。


“我连海贼旗的样子都想好了,我会自己把它画出来!”


路飞继续呼喊,跳到了桌子上,以藏不得不端走几个盘子好让他真的能站得下去。


坐在外围的斯比多-基尔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和乔兹窃窃私语,他们身旁的布伦海姆诚实的转达他们的意见,“所以,就是那艘船上的海贼旗吗?”他问,指着已经漂远的海贼船,因为没有人放下它的船锚。


马尔科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像是回忆了什么,路飞倒是撅起了嘴,“它很棒!但这不会是我的!”


“这是我们三个的海贼旗。”艾斯说,趾高气扬。


“不死鸟先生也出了一份力。”萨博微笑着说道,彬彬有礼。



————————



“你们有谁能放下手里的油漆来掌个舵!?”马尔科大喊,歇斯底里,因为一个滔天的巨浪正将他们掀在高空,而另外三个人仍死死攀在黑胡子的旗帜上,用刷子涂抹它。


“这是我们的海贼旗!”路飞高声尖叫,声音被雨水刮得含混不清,艾斯在他身侧发出疯狂的大笑,只有萨博勉强分给已经化成人兽形态、将利爪牢牢钉在桅杆上的不死鸟一个眼神。


“稍等,这里有更重要的事。”他彬彬有礼地说道,将注意力收回,然后在三秒后和他另外的两个兄弟一起声讨马尔科抢夺他们刷子与油漆的行为。


“你不能在这上面画白胡子!”艾斯大喊,“这原本是黑胡子的旗帜!”


但马尔科,这个因为风浪和那三个海军而丧失理智的白胡子海贼,在这时发出了更加歇斯底里的尖叫。


“我,当,然,可,以!”


—————————



萨奇颤抖着,望向他们可靠的一队长,“马尔科,你……”他没能说下去,他笑到脸都在抽搐。


“别这样,”护士团的一位护士在此刻加入了对话,同样发出笑声,但比萨奇和大多数海贼要收敛。她们先前一直待在白胡子的旁边为他检查医疗设备,将甲板上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这太刻薄了。”


有着一头紫发的护士批评道,忽略她的笑,马尔科还是向她点头表示谢意,另外一个金色头发的护士则更心软,她刚过完自己的二十岁生日,还很年轻,因此试图为他们的一队长辩解,“这毫无疑问是艺术。”她说,用专业的眼光鉴赏,“瞧瞧它的色彩,还有,嗯,色彩。”


海贼们笑得更大声了,马尔科哭笑不得,说道:“谢谢你,南希,真的谢谢你。”


“是啊,真有品位!”艾斯称赞道。


“哦,有品位!”路飞重复道,兴高采烈,举起手中的果汁。


下一刻,海贼们起身,为三兄弟的海贼生涯献上期待与祝福。


至于萨博,这名年轻有为的海军少将在此刻不加掩饰地微笑着,连带着头上的金发都在闪闪发光。


他想,事情的进展足够有趣,尽管他和他的兄弟实际不是为了这个,但通过白胡子海贼们,他已经对未来的出航抱有了更多期待。


不管怎么样,萨博将目光投向那越来越远的海贼船,以及上面由三兄弟合绘的,有火焰与龙爪手环绕,带着青炎,点缀着疑似是肉类图案,三颗骷髅下还缀着月牙形胡子的混乱至极的海贼旗,笑了。


他们总归是自由的。








无后续

彩蛋是海军总部


评论(15)
热度(897)
  1. 共10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川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