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从一万米高空跳下来然后穿透地球

【麦团】团队录像

多年以后,妮可-罗宾坐在桑尼号的躺椅上,准会想起她的船长在炮击中用电话虫对着她的那个遥远下午。

  

  

……

  

  

就像所有人知道的那样,草帽海贼团里都是无可救药的疯子,他们击败七武海、向世界政府宣战,又在狂猛的浪涛中乘着破烂不堪的船只和海军作战。

  

  

而现在,这疯狂的一伙又要在海军中将连续不断的炮击中录制他们的团队录像。

  

  

“你是认真的吗,路飞?”狙击王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看起来要被海军和自己的船长吓坏了,与梅丽重新相见的快乐也在这一刻消失殆尽,谁都该知道狙击王即使蒙着假面也能表现出惊慌。

  

  

但路飞,那个刚刚还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麦团】布鲁克,你从没说过!

Summary:草帽海贼团的每个人都知道布鲁克年纪有多大,但直到他们遇见那些在一定程度上象征了骷髅过往的大人物时,他们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年轻——又或是布鲁克能活着遇到他们的艰难。

  

  

  

  

当那名紫色头发的老者开始和他们的船长战斗时,乔巴发出了一声尖叫。他意识到自己的选择给伙伴们带来了麻烦,这让他感到惊慌与愧疚,但现在没有任何人有时间安抚他的情绪,哪怕是最敏锐的罗宾和山治,因为他们也不得不和敌人进行搏斗。

  

“布鲁克,小心!”娜美大声喊道,警告骷髅注意来自下方的攻击,成功使他避免了被藤蔓缠绕的命运——在已经有好几个人被倒退果实影响的前提下,海贼们不能再失去任何战...

吐花

片段一:


“快天亮了。”罗只是说,握住鬼哭,刀鞘冰凉的触感如雪一般融化在他掌间。


月亮即将沉没,带走了远处星芒忽暗忽明的闪颤,太阳升起,明暗交接处的海面瑰丽,刚上任的海贼王与新晋四皇并肩占据桑尼号的巨大船头。


草帽当家正在看他,又或者没有,罗不太在意,任由帽檐的阴影遮住眉眼,注视那逐渐染上迤红的云幕。


“特拉男!”


罗听见路飞喊他,像往常一样转头望去,便是一张轻巧的笑脸。右手握拳,将晨间浓郁雾气破开。海浪一同震荡,卷起暗流,溅起的水珠伴着风将他的披风吹得猎猎作响。


“草帽当家。”罗呼唤路飞的姓名,疲惫,却又纵容。于是路飞只是继续注视海平面,欢呼着自然的奇迹。...

童话镇

多年以后,当已经成为四皇的特拉法尔加-罗再次见到那号称可以连接不同世界、改变人类命运的莫吉克(magic)之轮时,他皱起眉头,想起了被草帽当家一个橡胶弹射撞出世界线的那个遥远下午。


DAY 1


伟大航路的每个人都该知道,当你和草帽小子待在一起,周围却没有任何一个草帽海贼可以用来做分散他注意力的那个时,你最好保持十二分的警惕,因为这通常意味着接下来会发生任何有可能的糟糕的事。包括一头被撞进另一个世界。


头痛,眩晕,后脑遭受猛烈撞击的后果就是即使一头黑色的巨熊站在你面前对你感激涕零地流泪,罗的注意力也只够他勉强辨认出对方爪子里攥的那张协议上写着谁的名字——橡皮猴......

结尾

和路飞不同,罗没有把自己的思绪都集中在一件事上,他可以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鞋袜正逐渐被积水浸透,雨水顺着后颈流至腰部的感觉也不怎么讨人喜欢,更别提周围那些摆明正在看他和路飞跳舞的人——该死的,罗甚至能猜到他们会说些什么——都让罗感到不舒服,但当一个转身,路飞顺势牵住他的手时,他又把注意力全都放到了那个讨人喜欢的疯小子身上。


一如既往。


乐手们的音乐在人群的欢呼声中逐渐几不可闻,大多数人都停下了忙碌了整整一个晚上的双脚,罗和路飞也不例外。


在戴着骷颅面具的长号手终于吐出最后一口气,以最嘹亮的长音宣告乐曲的终结时,碎石掉落在他的脚边,同时也掉落在了定格于结束姿势的那两人的脚边。...

当我们谈起海贼王

如果想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遇上了海贼王?

if罗是海贼王?


片段一:

所有人都该告诉蒙奇-D-路飞,不要靠近一艘黄色的潜水艇,尤其是当那艘潜水艇上有只会说话的白熊的时候。


但卡普忘了这个,又或者他是故意的,鉴于路飞并没有如他所想那样成为一个海军,而以玛奇诺为首的人的则百分百相信海军英雄足够靠谱。


所以刚踏上海贼道路的蒙奇-D-路飞就这么无知无畏地一头撞上了那艘象征着海洋顶点的潜水艇,顺带刮花了它侧面的漆,还对探出脑袋查看情况的白熊大呼小叫,试图邀请他成为自己的伙伴。


因此,路飞几乎是理所当然的被抓上了潜水艇,尽管他本人实际上没有一点作为阶下囚的自觉,还在向质问...

Candy sweet

不幸蛀牙的草帽小子蹲在街角,对眼前的男孩郑重许诺:“只要你帮我买到那些糖,我就给你很多财宝,我有……”

“一个暴力的航海士,和一个会把你切成三块的医生男朋友。”他背后的男人冷淡地说道。


片段一:

故事的起因在于草帽一伙,以及他们可靠的同盟,登上了一座新的、正在举行圣诞活动的、宣称欢迎任何人参加的冬岛。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派出一个人和你们举行测试,才能获得入镇的资格?”


将自己装扮成常青树的乌索普这么发问,好像他先前没有听到那名自称约伊的大叔的话,“但这有什么必要呢,我们是海贼,而你们甚至没有大门。 ”草帽海贼团的狙击手指着前方五米处的栏杆,对它能阻止自己的...

Q:好好奇老师最喜欢自己的哪一篇文章啊,毕竟每篇都很可爱!!!!!!!

没有最喜欢的,总感觉不管哪篇都还差的远,离我的及格线……

【ASL|白团】You mean,Navy?

summary:前去讨伐黑胡子却反被囚禁的不死鸟马尔科在岛上看到了那三名风头正盛的年轻海军,而他们似乎打算对蒂奇做些什么。


铁牢在阳光下反射银光,木板腐朽时特有的气味被陡然刮过的海风吹散,又不依不挠地重新占据人的鼻腔。


被囚禁于此的白胡子海贼团一番队队长将头埋在胸前,未曾得到妥善治疗的伤口没有一刻停止往外渗出鲜血,并最终在手铐与金属相撞的杂音中滴落地面。


蒂奇的野心与其隐藏的实力,他臭名昭著的同伙,以及暗暗果实诡异的能力,以上一切造成了马尔科的惨败,并使这位纵横海上几十年的海贼获得了被送往海军总部换取七武海职位的结局。


黑胡子一定早就想这么干了,男海贼想,他...

【ASL】一觉醒来发现世界变了

Summary:在伟大航路,如果发现自己的同伴突然变得不对劲,请不要担心,因为他们可能只是还不习惯自己通缉犯的身份罢了,这也是常有的事。娜美这么安慰自己。


这极有可能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绑架,当海军少将波特卡斯-D-艾斯睁开眼时,他就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这是一间陌生又熟悉的房间,即便它凌乱的陈设有着艾斯本人的影子,但光是凭那挂着十几张蒙奇-D-路飞通缉令的墙面,艾斯就可以知道这绝对不会是他的房间——因为很明显,他亲爱的弟弟是个海军,还是个少佐。


即便对自己的安危不甚在意,但艾斯此刻开始感到生气了,他不知道是谁把陷入嗜睡症的自己搬到这里来的,也无所谓那个家伙打算...

1 / 4

© 川一 | Powered by LOFTER